知道了前因再说回后果,南斋苑把真青铜钺交给南海后,南海迅速找到在医院工作的南家旁系,只要左正则从急救室内出来,南家旁系就会代替鹿霖用青铜钺取对方性命。

只是这一等就等出问题来了,左家实在是太有钱了,直接把左正则送进了vip重症监护室;南斋苑安排的这位南家旁系虽是重症监护室内的护士,但她不是vip重症监护室内的护士。

在知道左正则升级病房后,动手的这位南家旁系也是个认死理的人,一心想着自己现在的一切都是南家家主给安排的,自己必须报恩,就算知道左正则升级病房了,自己再动手逃脱的概率更是小到没边了,杀他就等于自毁前程自投罗网,这位依然想尽一切办法去动了手。

她先带着青铜钺混到vip病房层,再借一个口罩混进了重症室,趁护士们给左正则更换好血袋输液瓶正要离开之时,她拿出青铜钺动手了!

她趁着值班护士转身离开的一瞬间,举起青铜钺朝着病床上躺着的左正则挥了下去,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自己这一下就是锒铛入狱。

结果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姬巾帼现身了,她不想让左正则死的太过容易,现身后的姬巾帼抢过南家旁系手中的青铜钺,撸起左正则的袖子就开始用钺刃片左正则胳膊上的肉。

姬巾帼这一举动,吓的南家旁系尖叫一声当场晕厥,都已经准备离开病房的两个护士听到尖叫声立刻转头回看,她们看到的是病床上的左正则右侧胳膊正在流血,小臂上已经有一小块被剃到见骨,根本就没人的病床旁,一柄长满铜锈的青铜钺正在一下一下浮动着从左正则胳膊上削肉!

肉片离开胳膊后就凭空消失了,仿佛有个看不见的人正在拿着青铜钺削肉的同时将肉片吃下,这一视觉上的震撼让两个护士被吓到放声尖叫,嗓子都喊破音了,也因此招来了手握青铜剑,刚跑出楼梯间的御剑心以及紧随在他身后的洛星河。

姬巾帼正取肉生吃的起劲,听到尖叫声抬头看向门口的护士,发觉她们看不到自己还在尖叫后,被她们吵到脾气暴躁的姬巾帼举起青铜钺冲着两名护士走了过去:

“吵什么吵!真TMD烦死了!”

在护士眼中,那柄如同被鬼操纵着的青铜钺正浮在半空中,突然调转方向冲着自己过来了;现在可是白天,什么妖魔鬼怪能在白天现身?两名护士的最后一丝理智彻底被吓没了,她们紧紧抱住对方连逃跑都忘记了,就站在原地看着青铜钺离自己越来越近。

姬巾帼本就只是想吓唬护士一下,让她们快点离开,结果护士们站在原地不动了,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根本下不去手,只能继续板着脸威胁道:

清纯少女梳辫子手拿四叶草清新美图

“我不杀女人!你们快滚!别再喊了。”

在护士们眼中看到的是青铜钺停了!就停在半空中,而她们又因为听不到姬巾帼的声音,错误的认为青铜钺是在等着自己去摸它。

其中一个稍微胆大点的护士伸手正要去摸钺柄,御剑心到了,他误会了眼前的一切,立刻挥剑刺向姬巾帼的手腕,想救护士们。

但其中一个护士突然抓住钺柄并大喊:“没事了,我抓住它了!”

可惜青铜剑已经挥出,想再收回已经是难上加难了,青铜剑直接削断了护士的半边手掌。

意识到铸成大错伤了人的御剑心马上收剑,让洛星河带两个护士离开,自己留下与姬巾帼对质。

此时的姬巾帼因为钺柄上有了女人的血,她变得异常的狂躁,她就像是回忆起千年前被逼上战场刺杀犬戎可汗一样,旋转着青铜钺钺柄摆出进攻姿势质问着御剑心:

“为什么!为什么给她一个迟疑的机会?为什么你见了我就要出剑!女人就不能有自己的思维做自己要做的事情吗!”

御剑心被问楞了,举着还在滴血的剑出也不是收也不是,僵在原地看着姬巾帼有些手足无措,姬巾帼要的就是御剑心有内疚感,她借机挥钺冲着御剑心就招呼上了。

御剑心就算再走神,本能的自保还是在的,看到青铜钺挥动的那一刻马上挥剑硬撞青铜钺。

“锵!”

剑刃与钺刃相互撞击的一瞬间,左正则醒了!

他脸上包着厚厚的纱布,突然从病床上坐直,透过纱布缝隙看着眼前的一切,麻药劲并未过去的左正则对着面前正在打斗的御剑心和姬巾帼张口第一句说出的话居然是:

“来了,小妞!过来坐床边陪陪大爷!”

御剑心和姬巾帼几乎是同时甩出了自己手中的兵器,冲着南海的脸砸了过去。

只是这姬巾帼甩兵器后,她可以瞬移到青铜钺飞出去的地方,而御剑心甩出青铜剑,自己直接遁回青铜剑内,问橙晕晕乎乎的看一眼眼前的一切,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左家兵灵双双现身,执扇君子一把抓住青铜剑反手就给问橙扔了回去幸亏问橙晕倒,青铜剑蹭过问橙头发掉落到地上;另一边姬巾帼对上的是妖媚女子,对方抓住青铜钺钺背与姬巾帼僵持着防止她劈向左正则。

洛星河就拦在病房外,听到剑刃落地,马上开门,捡起青铜剑,拖着问橙的胳膊向病房外架着走,正好被带人上楼的左讯堵在了病房内。

“哼,莫家小辈就是不靠谱,只是个青铜钺就让她晕了?拖走!左家的事还是让左家自己来解决着快!”

左讯微微侧身让洛星河拖走莫问橙,自己则进去病房内,看到姬巾帼正与畅姐僵持,他立刻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圆管,对准姬巾帼背后按下了机关。

一瞬间,无数带有符咒的细针冲着姬巾帼后背偷袭过去,执扇君子怕误伤自己人,马上拉着畅姐逃之夭夭,姬巾帼察觉不对,立刻快速转身避让,但为时已晚,她的身体依然被少数钢针刺中,瞬间没了力气,为了自保,她只得迅速遁回青铜钺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