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要回家的两人,直接去了机场。

一架专用飞机自银州机场起飞,带起一阵呼啸声,冲天而起。

机场外面,林清菡靠在车头,抬头看着天空,那架飞机缓缓消失在她的视线当中,林清菡叹了口气,拿出电话,拨通了苏瑜的号码,“舅,是让我现在回去么?”

风吹动林清菡的风衣。

张玄坐在飞机上,看着白池发来的资料,眉头紧紧的皱起。

在云省,有一座即将要开采的石山,被云省石王拿了下来,当开采的第一天,石王就发现了不对劲,这座石山的每一块石头,都呈众星拱月之状,而且里面的石头,带着一种极强的磁场,手机在这里都没有信号,石王当场就喝令工人停止开采,并且跟白池联系。

多年的赌石习惯,让石王坚信很多东西,他明白,这座石山,绝对不是自己能碰的,这山,在石王心中,只有一人能开!

当石王联系白池后,白池第一时间就赶到云省,白池没有石王那么多的顾忌,当场就开了数块石头,这一开,让白池无法保持冷静了,他这次过去,总共就开了不到十块石头,竟然生生开出来了一块灵石!

白池当场告诉石王,让石王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同时联系张玄。

光明岛和银州有着十多个小时的时差,近十个小时的飞行后,张玄在光明岛天色将黑的时候到达。

白池等人已经接到了张玄要到的消息,都在停机坪旁等待着。

飞机降落,舱门打开,张玄大步走了出来。

阿空~色即是空Ⅰ

等在停机坪旁的,分别是未来,白池,皮斯,以及云省石王。

石王是一个快五十岁的男人,头发特意染黑过,穿着一身白衫。

就石王本人所说,他做的这一行,是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天命,头发染黑,白的就慢,延长自己的天命,对于这种迷信的说法,大多人都是当个笑话听一下,但石王本人却是坚信不已。

“想不到啊,这么大一座岛都是你的。”石王见到张玄,出声开口,白池并没有告诉石王张玄的真正身份,石王也没有多问,他是个很聪明的人,而且他这样的人,也已经看开了许多东西,有些人,有些事,没必要知道的太多,就像是这次的石山,石王再好奇,都不会自己去开。

张玄笑着冲石王打了个招呼,“没想到你还有时间来我这光顾。”

“哈哈。”石王大笑一声,“你当时血洗我几座石山,我这次也得来多吃多喝,怎么得赚点回去才行。”

张玄心中很清楚,这次石王来此,肯定是白池要求的,那座石山,如果真能开出灵石,那意义太重大了,白池这么做,也可以理解。

石王本人,虽然不清楚那石山中开出的到底是什么,但看现在这些人的态度,也能明白一二,他心中没有计较,索性就当来度个假。

这是成年人之间的默契,大家都心知肚明,不会说破。

张玄跟石王闲聊几句,随后目光看向未来,“有分析结果出来么?”

“嗯。”未来拿着一个平板电脑,冲张玄点了点头,“在你到之前的半个小时,刚好将那座石山部成分解析出来。”

未来在屏幕上划出一个数据图,交给张玄。

张玄看了一眼,整座石山,占地面积有三平方公里,高二十一米,并不算一座大山,在未来的数据图上显示,整座山,都被一种奇异的能量干扰,就像是一件衣服,将整座山从头到尾的包裹起来。

“老大,这种能量,跟灵石一模一样,强度暂时未知,一切都需要开采出来才能知道。”未来在张玄耳边小声说道。

张玄思索一番,“派人过去了么?”

“嗯。”未来点头,“已经安排人去了,现在将那座山完封闭起来。”

“行。”张玄冲未来三人挥了挥手,“你们先去忙,我和老朋友叙叙旧。“

张玄走到一旁,搂住石王的肩膀,“这石山的事,还有人知道么?”

石王摇了摇头,“我没有给别人说过,不过我的一个合作伙伴,知道我收了个石山的事,其余的东西他倒是不清楚。”

一旁不远的白池,清楚的将石王的话听在耳中,特意朝张玄那边看了一眼,看到了张玄背在身后,不停摇摆的手掌。

“暂时不用动手。”白池压低声音道。

光明岛日夜交替。

新的一天,太阳升起,照耀在光明岛上。

张玄和未来共同从实验室中走出,两人对那座石山的资料,研究了一晚上,未来通过各种分析,最终否定了石山部都是灵石的可能性。

灵石虽然包裹在石料内,但仍旧可以产生微弱的磁场,如果是一整座山的灵石,那产生的磁场共鸣,无疑是巨大的,肯定不止是让手机驶去新号,一切电子设施,都会失灵。

但听石王所说,他们开采这座石山的那天,还是用了大型器械的。

不过虽然不会整座山都是灵石,但数量肯定也不会在少数。

当得知并非整座山都是灵石后,张玄没有什么失望的感觉,反而是大松一口气。

现在光明岛,总共也就拥有三块灵石,其中一块是张玄当初开出来的,一块是灭赵家的时候,从赵家所拿,还有一块,就是白池开出来的。

这三块灵石,如果让氏族知道,绝对会引来眼红,更不要说整座山都是灵石了,如果真是这样,消息泄露出去,张玄都能想到,会引来氏族怎样的争夺,血流成河,恐怕也只是开始吧,毕竟对于氏族来说,灵石实在是太重要了。

在距离光明岛不远的海面上,一艘快艇,正朝光明岛驶来,快艇上放着无数满满的油桶,在这些油桶旁,站着一名红衣男人。

红衣男人双手背负在身后,目光眺望光明岛的方向,口中冷哼道:“区区一个世俗势力罢了,张玄?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猖狂,就凭你一个区区御气?我单手可捏!”

快艇速度很快,红衣男人眼中,充斥着满满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