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含防盗章节,半小时后替换)

“签箱?”

归辰一边重复着嬴抱月的话,一边放眼望去一脸感叹地看着四周的人山人海。

初阶大典众人战第二轮是初阶大典中最受欢迎的一轮。

虽然这件事之前就有所听说,但当亲眼见到之时,归辰还是被这阵势吓了一跳。

和昨日众人训练的地方不同,正式的第二轮马球战是在南楚王室的御用马场进行,而此处和寻常马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除了中心跑马的场地和辽阔的马球场,周围还建有大量的看台。

王室马场本来建来就是给王室以及达官贵人享乐用,极其看重观赏的地方,南楚作为内陆国力最强盛的国家,南楚御用马场外分等级的各式看台凉棚的规模也堪称大陆最大。

观望欣赏的看台按照高低分为三六九等,最次等的是面积最广但几乎没有高度的凉棚,而最上等是足足有十米多高的高台。

顺着归辰的目光嬴抱月也向高台上看去,那上面有不少她熟悉的身影。

此时的高台上坐着的正是初阶大典的主考和考官们,和第一轮不同,这一次以梦阳先生为首的考官们部到场,更给面子的是南楚二殿下姜元元也来了。一般而言按照惯例需要王室出席的只有最后一轮,但姜元元破天荒第二轮就出现了,此时正老神在在地霸占了李梦阳的主考位置,美名其曰要来看看自家护卫的英姿。

梦阳先生临时添了一把椅子在他旁边,再旁边坐着那个少年。

而那个人当然是。

俏丽美人古朴经典古装秀

南楚春华君,姬嘉树。

每次到了这个时候,嬴抱月都会惊讶于姬嘉树的人望。她深刻怀疑此时高台下的人山人海有很多并不是来看马球和他们这些参赛者的,而是来看上面的某位考官的。

毕竟……

“春华君!”

“姬公子!”

百姓的欢呼尖叫声声声入耳,一阵一阵魄力极强。而这些欢呼尖叫大都来自于马场周围密密麻麻的凉棚。

没错,凉棚。

高台下面一点是世家和贵人们的包厢,而在包厢下面,围绕着整座马车整整一圈,扎着密密麻麻无数棚子,棚子里都是今日清晨赶过来观看马球赛的民众。

不光是归辰,连嬴抱月都没想到居然会有那么多人来看这马球战。

尖叫呐喊挥舞着手中绸带的民众大姑娘小媳妇们,硬生生把初阶大典众人战弄出了世界杯奥运会的气势。

随着各国队伍的到场,民众们都各自找到了各自尖叫的对象。

“叶大公子!”

“果然南楚叶大公子是领队!”

“是南楚人。”归辰和嬴抱月到的比较早,之前就窝在马场角落里,此时看着一队年轻公子打马前来,归辰喃喃开口,“没想到叶思远居然在南楚也挺有人望。”

(后为防盗)

(内含防盗章节,半小时后替换)

“签箱?”

归辰一边重复着嬴抱月的话,一边放眼望去一脸感叹地看着四周的人山人海。

初阶大典众人战第二轮是初阶大典中最受欢迎的一轮。

虽然这件事之前就有所听说,但当亲眼见到之时,归辰还是被这阵势吓了一跳。

和昨日众人训练的地方不同,正式的第二轮马球战是在南楚王室的御用马场进行,而此处和寻常马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除了中心跑马的场地和辽阔的马球场,周围还建有大量的看台。

王室马场本来建来就是给王室以及达官贵人享乐用,极其看重观赏的地方,南楚作为内陆国力最强盛的国家,南楚御用马场外分等级的各式看台凉棚的规模也堪称大陆最大。

观望欣赏的看台按照高低分为三六九等,最次等的是面积最广但几乎没有高度的凉棚,而最上等是足足有十米多高的高台。

顺着归辰的目光嬴抱月也向高台上看去,那上面有不少她熟悉的身影。

此时的高台上坐着的正是初阶大典的主考和考官们,和第一轮不同,这一次以梦阳先生为首的考官们部到场,更给面子的是南楚二殿下姜元元也来了。一般而言按照惯例需要王室出席的只有最后一轮,但姜元元破天荒第二轮就出现了,此时正老神在在地霸占了李梦阳的主考位置,美名其曰要来看看自家护卫的英姿。

梦阳先生临时添了一把椅子在他旁边,再旁边坐着那个少年。

而那个人当然是。

南楚春华君,姬嘉树。

每次到了这个时候,嬴抱月都会惊讶于姬嘉树的人望。她深刻怀疑此时高台下的人山人海有很多并不是来看马球和他们这些参赛者的,而是来看上面的某位考官的。

毕竟……

“春华君!”

“姬公子!”

百姓的欢呼尖叫声声声入耳,一阵一阵魄力极强。而这些欢呼尖叫大都来自于马场周围密密麻麻的凉棚。

没错,凉棚。

高台下面一点是世家和贵人们的包厢,而在包厢下面,围绕着整座马车整整一圈,扎着密密麻麻无数棚子,棚子里都是今日清晨赶过来观看马球赛的民众。

不光是归辰,连嬴抱月都没想到居然会有那么多人来看这马球战。

尖叫呐喊挥舞着手中绸带的民众大姑娘小媳妇们,硬生生把初阶大典众人战弄出了世界杯奥运会的气势。

随着各国队伍的到场,民众们都各自找到了各自尖叫的对象。

“叶大公子!”

“果然南楚叶大公子是领队!”

“是南楚人。”归辰和嬴抱月到的比较早,之前就窝在马场角落里,此时看着一队年轻公子打马前来,归辰喃喃开口,“没想到叶思远居然在南楚也挺有人望。”

(后为防盗)

“姬公子!”

百姓的欢呼尖叫声声声入耳,一阵一阵魄力极强。而这些欢呼尖叫大都来自于马场周围密密麻麻的凉棚。

没错,凉棚。

高台下面一点是世家和贵人们的包厢,而在包厢下面,围绕着整座马车整整一圈,扎着密密麻麻无数棚子,棚子里都是今日清晨赶过来观看马球赛的民众。

不光是归辰,连嬴抱月都没想到居然会有那么多人来看这马球战。

尖叫呐喊挥舞着手中绸带的民众大姑娘小媳妇们,硬生生把初阶大典众人战弄出了世界杯奥运会的气势。

随着各国队伍的到场,民众们都各自找到了各自尖叫的对象。

“叶大公子!”

“果然南楚叶大公子是领队!”

“是南楚人。”归辰和嬴抱月到的比较早,之前就窝在马场角落里,此时看着一队年轻公子打马前来,归辰喃喃开口,“没想到叶思远居然在南楚也挺有人望。”

(后为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