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妈脾气软和地跟面团儿似的,许老太太就经常作妖。

像她小婶那样厉害的,许老太太反而被收拾得服服贴贴的。

这样也挺好的,只要有唐小婶在,她就不用担心许老太太再作天作地了。

挂完电话,许老太太脸一黑,虎着一张脸问唐果:“你是什么时候给你小婶打的电话。”

“一开始。”

“一开始?”

“你一坐那儿,我就给小婶打电话了。”

“不可能!”许老太太惊叫,“你你你你、你后来还给我看了视频了,我没看到你打电话啊!”

“这个容易啊。”唐果操作给许老太太看,怎么在保持通话的情况之下,打开录音视频,“如果小婶没有听到那些视频内容,我怎么能说服小婶?”

说服不了唐小婶,怎么让许老太太走人。

唐果要主攻的人,从来不是许老太太,而是唐小婶。

但是,直接跟唐小婶对接打电话,效果又没有现在这样的好。

粉色软妹少女柔润恬静唯美写真

所以,许老太太找上门对唐果来说,挺好的。

不让唐小婶亲耳听一听,许老太太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在她这里是行不通的,唐小婶怎么可能愿意死心,把许老太太喊回去。

还是那句话,乡下的那个唐家,当家做主的人是唐小婶,不是许老太太。

算起来,许老太太顶多就是一个马前卒。

“现在问题都解决了吧,奶奶,你可以回家了,翔翔在家肯定想你了。这里是两百块钱,你拿着吧,总不能让你来来回回坐车花自己的钱。”

好歹还叫一声奶奶不是,这两百块钱,她来给。

“至于你们想的那些份,等我成年毕业有工作了,或许还有那么一点商量的余地。但如果我还在学校,是学生的时候,你们就不用想了。我有没有钱,你们都不用想了。”

她学生期就能赚钱,那也是她个人的事情,跟唐家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唐家人也没有资格抓着这一点,就指使她把钱拿出来大家一起共享。

没有这样的道理。

唐家的人再想,也是白搭。

唐果早就猜到了,她得的一等奖有奖金的事一旦被人知道,老唐家的人是肯定不会消停的。

连晏卿都不知道,这一步棋是唐果自己故意走的。

老唐家以及吴佩琴都是些什么人,没人比唐果更清楚。

这些人时不时就来恶心一下自己,还三天两头送她上热搜,唐果怎么可能一点都不计较。

知道老唐家的那些人都极重视金钱,唐果干脆就放消息让这些人知道,她,有钱。

但是,她的钱,跟他们没关系。

恶心人,谁不会?

知道她手里有钱,却一分都拿不到,唐德良那伙人等着百抓挠心,天天睡不着觉吧。

只要唐德良让许老太太出马,唐果就有把握一劳永逸。

跟许老太太这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比起来,唐德良还好对付一点。

唐德良还是有要脸的时候,许老太太完没有。

假如不是还有一个唐小婶能压制住许老太太,不然的话,唐果还真拿这个泼皮的老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少了许老太太这张王牌,唐德良可以做的事情就少了许多。

辛辛苦苦跑了一趟,除了两百的车钱,什么都没有得到,许老太太也是觉得晦气得厉害。

只是……

在走之前,许老太太不舍地看着唐果:“你说,在你没毕业工作之前是不会拿钱出来的,那你毕业出来工作赚钱了呢?”

“你小叔小婶的工作,只能图个温饱。等翔翔长大了之后,花钱的地方特别多。你想啊,光是念书就是一笔不小的钱。”

“翔翔是男孩子,等他毕业工作了,他肯定要找女朋友,娶媳妇儿。现在你们年轻人结婚可跟我们以前那个时候不一样,要求男孩子有房,还得是城里的房,乡下的不算。”

“有房了还不够,必须配上一辆车。你说这一房一车得多少钱啊,女方还要厚脸皮地要彩礼,一张嘴至少十万。万一开口二十万的……你小叔小婶肯定拿不出来。”

“翔翔可是我们家的根苗啊,你总不能看他娶不上媳妇,弄得我们唐家的根在翔翔这儿断了吧?”

唐果挑眉:“你的意思是让我给翔翔在城里买一套房,再配一辆车,最后还要拿个十万、二十万出来的给他娶一个老婆?”

许老太太讨好地笑了:“唐果,你可别小气。你跟翔翔都姓唐,是一家人,翔翔就是你的亲弟弟。这成家是大事,你这个当姐姐的当然要帮他。”

“再说了,你那么能干。这些东西对你小叔小婶来说,是卖血卖命干一辈子都赚不来的。可对你来说,那就是毛毛雨,拔根毛的事情。我的要求不高,只这样就够了,真的。”

“只要你答应了,我向你保证,以后都不来找你了。至于每个月要给我的养老钱,你也不用给了。我的那一份养老钱算在你给翔翔的房车彩礼上,你看怎么样?”

“翔翔是我孙子,你也是我孙女儿。我肯定不会厚此彼薄,只对翔翔好,不对你好的。”

“这样一来,翔翔该有的有了,我的这份养老钱的压力,也给你减轻了。”

许老太太越说越觉得自己有道理。

她这个安排,既减轻了唐果养她老的压力,还联系了唐果跟翔翔的姐弟之情。

一举多得,一箭多雕呢,完美。

唐果眨了眨眼睛,跟许老太太这样的人聊天,哪有刷题来得有意思啊。

合着就一个转身的功夫,许老太太这是把刚才的对话给忘了。

没事,她治不了这位老太太,有人能啊。

唐果拿出手机问许老太太:“是吗,你的主意出的真好。”

“是吧是吧!”许老太太眼睛一亮,亢奋了起来。

“是不是的,我觉得还是问一问小婶比较稳妥。这个电话是你打还是我打?”

“……”许老太太想抢唐果的手机,又不敢抢,“别别别,别打,我、我刚刚是在跟你开玩笑的,你别当真……”